豆瓣老用户

做为一个07的豆瓣老用户,发现越来越多的用户涌入,社区变得敏感而充满了标签和攻击性。

缺乏包容,而又何须却装腔作势的宽容。

无需多语,好像一切都是多余的。

动物交配和繁衍的本能,在社会经济文化的挤压下,终究会被压缩,

或许这也是自然界自我调整的结果。

但是人们终究渴望被理解,渴望灵魂和肉体的伴侣,或许这就是人物性的本能吧。

要参悟这一层还真是挺难的。

09年的乱对

唉,写点乱诗排遣下,就叫<<无语>>吧

弧月无情,落花有声。
翠枝满楼,风轻斜。

呼啸不知塞外风凉,
一骑平川乃知空旷。

夏初禅未鸣,
唯见车奔流。

豆蔻聚不知身外何物,
衣形乱终觉物是人非。

已疯-转泰戈尔的吧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泰戈尔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出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彼此相爱

却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

却装做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明明无法抵挡这一股气息却还装做毫不在意

而是用一颗冷漠的心

在你和爱你的人之间

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枝无法相依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而是纵然轨迹交汇却在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而是尚未相遇

便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一个在天

一个却深潜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