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情感驾御文字

  你开始试图对太阳献媚,
  光芒前是否太过苍白?
  你开始试图对大海敞开胸怀,
  波澜的壮阔能否尽皆怀抱?
  你开始面对山下丛木,
  能否容万物之力而占峰颠?
  
  晦涩和谄媚充斥,文字开始变的乏力无味,
  不再有任何激荡与共鸣,
  用技巧来堆砌,图一乐,过目即逝
  世俗本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