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城的女子

这样的标题,一般容易变成地图炮而遭鄙视。但是生活在这样一个自然和社会环境中的女子,的确有很多可以共性琢磨的方面。不能不说是一件很神器的事情。
由于最近回昆相亲的缘故,陆续见了一些奇女子,偶有感悟,也只是以点概面,以偏概全之论,其中褒贬不一。

说起“装”这个词,其实并无褒贬,只是大多都有极重的脸和面的需要而已,说到底还是一个寻求尊重而获得认同感和优越感的心情,人之常情。不知是由于气候太温和,空气和景色都太美丽的缘故,春城的女子,对于此心情的追求也和这里的天空景色一样,需要美丽。于是大量的套卡用户,借款用户,贷款用户成为了的美丽外壳之后的窘迫用户。生活和生存在透支的方式下,一切外在都变得看似很美丽。于是你会发现这里有很多怪圈,让人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1,买得起入门宝马却保养不起
2,一个月的工资买一个lv
3,月初逛吃商场,月末宅吃泡面

习惯了一线城市务实而节约生活,反而不适应这样一个浮华的三线旅游城市的风气。突然觉得BJ早上九点14号线上的职业女性都好美,难道是我的幻觉。

其实用待这个词,更多时候代表的是一种慵懒的状态,高海拔的空气相对稀薄,含氧量相对较少,于是大多的时候进入脑部的氧气会比平原地区少,人总是很容易疲惫和进入半睡眠状态。于是乎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床上度过的。尤以在床上吃喝一日为最闲适的生活状态。

文艺青年爱装,所以就和第一特性呼应起来了,闲适的生活状态容易产生各种微妙的情绪和思维,当裹腹和着衣基本满足需要以后,人们就会有跟多的精神追求,但是在低层的精神追求中,人们所钟爱的还是以虚荣为主要代表的物质追求。于是掩盖下无痛呻吟的文字之下,总能找到内部无尽精神的虚无与物质的泛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