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三十三的雨夜

外面的确是在下着雨的,淅淅沥沥的,忘了说了,这是昆明的雨季。

bj貌似也进入雨季了,偶尔回去出差,发现原来bj的空气开始有些清新了,心理作用吧。
坐在bj的地铁上,发现镜中的自己略显中年发福的面孔,感觉有些突兀。

周围的那些鲜活的面孔,大多都是90后的新一代涌入者吧。
这座城市是属于年轻人的。

依旧一个人看电影,吃呷哺,吃永和,一如十年前一样。
或许生活又变成是,携妻,带子,背着甲壳在城市中前行。
选择不同,已然迈过了那个分叉口。

很多时候城市的大小,决定了城市中人口的多少,路的宽窄也决定了人的视野的宽窄。
小富即安的人们继续过着惬意的日子,奔走追求的人们力图不忘初心的继续前行,各自选择的生活,多样而又无可厚非。

思绪总是荡漾在空与满之间,无法做到空寂。
世俗本真的去体会各种滋味,尝试各种姿态,可惜可供的选择太少。
真正的富裕,是有富余的能力去做更多的选择,而无需诸多忌惮。

困住自身的到底是环境还是思想,
所以大肆宣扬的,是那些无畏而果敢的人们。
代价是惨烈的。

自省常思,多回忆,少憧憬,缺希冀
或许才是真正开始老去的象征,
愿初心不改,水波不惊,勃然一身。

窗外雨下得大了些,哗哗击打落叶,有码为伴,胜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