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为有期待,所以有怨言。

公元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一日,再次回到阔别了一周的北平城,回到了一个坑一样的公司。发现所有的出差费用不给报销,怒啊!很怒,现在我都很怒。
在鸟不拉屎的油田呆了一个星期,在装修豪华,宽敞明亮气派的石油大楼里和各种大小科长,主任,办事人员打交道,收集业务数据。我忍,现在的人都被驯化成啥子样了,干事的没几个,几乎都是搞政治的,fuck,还得自己晚上通宵自己加班搞。
同行的同事说我怨言比较多,那是因为我对这些东西还抱有美好的希望,时间长了,估计就习惯了。是啊,有了牢骚和怨言,那就证明你还抱有希望,如果你能再悲观一些,说不定就感觉好多了。突然想起自己的有些思想是否太过于幼稚,是否应该进行修正。
你说你吃了劳动人民那么多的大米,消耗了那么多的资源活到今天,总该为社会做点贡献吧,其他的不会,那么就干点会的吧。信息化了,别人原来办公都用纸,现在都电子化,别人原来监控都用肉眼,现在都用电子眼了,所以你就写点软件简化一下别人的操作吧。于是乎,做项目的最终目标是在满足业务的需要,简化原来人为繁琐的流程,将一切东西简化,并且自动化,这样也算为社会主义建设做了贡献的嘛。
错了,抑或是太过的幼稚。你的任务只是在挣钱,老板的任务只是在压榨你的价值,而政客的任务只是在如何干掉别人,然后自己往上爬。而劳动人民就是在想,如何解决温饱问题。
所以我首先应该解决温饱问题。
妈的fuck,老子回去种地去,自产自销。喂不饱自己就饿死算了。
以上就是牢骚,牢骚,还是牢骚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