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诗乱对–豆瓣

一段
度日需常乐,餐无不尽欢。
觥筹终离散,饮水始清明。

二段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偏偏独影盘江水,虫山举望同德灯。

三段
独处虽诗意,更喜市井盛。
熙攘终归寂,但闻知音鸣。

四段
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
独钓滇珠水,喜得银鳞归。

此去经年二十载,昔日同窗皆三迈。
寻游道路安常在,师表贾仕层麟开。
花季追忆多姿彩,育人必正身先脍。
笼墙围外各纷扰,独酌码影乐自在。

浮世态–男+女

23岁–女
你妈问你:怎么还没有男朋友?
你说:工作刚开始,要稳定。
你说:学习重要,先考研。
你说:交际圈太小,没有努力的方向。
你说:我在等一个合适的人。
你妈说:「赶紧」

23岁–男
你妈问你:怎么还没有女朋友?
你说:工作刚开始,要稳定。
你说:大学毕业天南海北,分了。
你说:等事业稳定了再看。
你妈说:「哦」

25岁–女
大部分朋友都已经安定下了感情,
谈婚论嫁。
你的姑姑阿姨婶婶姨娘舅妈,
突然都认识了一群青年才俊,要介绍给你。
你妈也开始着急,让你别等了别挑了。
她说女人过了25就开始过期。
你开始想,
不然,随便找一个人也就算了吧?
过得去的,老实点的。

25岁–男
没有外出打工和读书的
基本都已结婚
同院的街坊邻居开始大厅儿子的下落
你妈也都已在外打工为由搪塞过去了
邻居家的人都说你家儿子有出息
你妈只能默默记下对方闺女

27岁–女
打开朋友圈,朋友同学已经开始晒娃。
你遇到一个过得去的人。
家庭条件过得去,
长相过得去,
性格过得去。
虽然不是你想要的样子,
但反正过得去就好。
「嫁人,家里过得去人老实,就行了。」
「你都27了,不能挑了。」
你妈和你家亲戚都这么说。
于是也开始谈婚论嫁。
你们把礼彩,陪嫁,收入礼金,算得清清楚楚。
但谁也没问对方,
手机里舍不得删的号码是谁。

27岁–男
打开朋友圈,朋友同学已经开始晒娃。
工作刚开始有点眉目,
换了几份工作,薪水开始涨了不少,
可惜完全没有时间交际
工作几乎就是生活的全部
遇到一个的女子,
长得不是太美,
一看就是居家的样子
并且女方也还通情达理,
也许理想的结婚就是她了。
彩礼陪嫁,礼金,准备就绪。

28岁–女
你终于也要结婚了。
婚礼上,你穿着雪白的婚纱,
你是现场最美的姑娘。
在摇晃的灯光下,你想起在想象中,
你也曾和一个人站在这个地方。
那个人穿着笔挺的西装,带着整齐的领结,
拿着花向你走来。
在欢呼声中,
果然有一个人走来了。
可惜,不是想象里的那一个。
站在礼台上,司仪问:
无论贫穷或富贵,疾病或健康,
你都愿意永远在一起吗?
你说:我愿意。
新郎说:我愿意。
两个人都意外地说得随意,
好像身边是谁,都可以给出这个回答。
之后的日子,你就变成了妻子。
告别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女时代,
开始打扫整个家,学着洗衣,烧饭,做菜。
说起来,你甚至没为父母做过几次这些。

28岁–男
约上了几个要好的哥们
泡吧,喝酒,
为最后的单身生活最后的放肆一把
兄弟们都觉得婚纱照上的大嫂特别美,
你心里却在犯嘀咕,
有那么美么?
结婚摆酒,宴请宾客,
为了给客人进酒基本上你俩啥子都没吃,
敬完最后一桌,才发现已经开始散场了。
于是你俩去路边吃宵夜。
路人对穿礼服的两人投来诧异目光,
穿红色礼服的妻子默默的吃着宵夜,
你觉得妻子真有点美。

29岁–女
你怀孕了。
辞掉已经逐渐站稳跟脚的工作,
在家养胎。
他照例早早出门上班,晚上入夜回家。
家里的家务还是你的,孕吐的难受时,
身边也没有什么人。
孕检的时候,他陪了几次。
然后就抱怨排队太浪费时间,不再去了。
有时婆婆会来,让你大吃大喝,
都是给孩子补的。
是你一个人,挨过了这漫漫十月。
生产那天,他来了。
你疼得大哭,大叫。
他从手机里抬起头,皱着眉头说:
「喊什么,哪有那么疼,别人都没喊疼呢。」

29岁–男
妻子怀孕了,
好像是一个不经意间的意外,
也好像是注定的一个安排。
妻子辞职在家养胎,
房贷就落在了你一个人的身上。
为了孩子咬牙买了个车,
幸好老丈人给资助了一半。
心想,这样去医院做检查就方便多了。
全家八口人,
精力都投向了你那未出生的孩子。
莫名的焦虑,
随着孩子的降生,
终于落地。
突然想起同事说起的进口奶粉,纸尿布,哺乳期圣经。
银行卡里四位数的存款。
看着手机有点茫然

30岁–女
这是最痛苦的一年。
孩子一小时醒一次,他们说奶粉没营
养,一定要你坚持母乳。于是你跟着
一小时喂一次奶。
你被婆婆压在床上坐月子,
不许落地,不许洗澡。
每天喝无数种汤,吃十几种大荤大补的食物。
婆婆怕饿着她的乖孙子,变着法的给你下奶,
凌晨两点,孩子又哭了,你迷迷糊糊地起来。
你的乳量不多,婴儿饥饿的吸吮疼得你抽气。
仿佛那一口口喝的不是奶,是血。
回过头,丈夫不在床上。
从第三天起,
他就嫌孩子太吵,去客房睡了。
从这一年起,
你想的就不再是裙子、美食、化妆品……
而是,
孩子,孩子。
你再也出不了门,
晚上在给孩子喂奶,
白天在做家务带孩子,
每天披头散发,
耳边都是孩子哇哇的哭声。

30岁–男
同事说你上班的时候眼睛是绿的,
才想起你原来育儿的那些同事的面孔。
孩子基本上晚上要醒四五次,
媳妇开始喂奶,
就一脚把你踹醒了。
自家妈申请过来给来媳妇坐月子,
老一代的育儿经验全用上了。
你只能搬到客厅去睡。
每天拖着加班后的身子回家,
最近孩子总是生病,
开车请假送医院已是家常便饭。
父母和老丈人不时的给填补些家用,
对孙子如同当年的“小皇帝”

33岁–女
孩子长大了一点,你终于可以轻松点了。
带了三年的孩子,
从未睡过一个安稳觉。
从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
站在镜子前,
你甚至不敢相信眼前这个面色蜡黄,
头发枯乱的女人是自己。
于是打开手机,想给自己买点东西,
这三年来,你订单上,全都是婴儿用品。
想起自己已经整整三年没有工作,
积蓄已经花费得差不多了。
所以到了晚上,你跟丈夫说:
给我打点钱吧。
你丈夫一听勃然大怒:怎么又要钱!
我不是每个月都给你钱了吗!
你也生气了,跟他理论,
养孩子每个月一千块钱能干什么。
问他知不知道一罐好奶粉要多少钱,
孩子一个月要喝多少奶粉。
又要尿不湿。
你跟他说:全部是你自己在贴钱。
你的丈夫在冷笑,眼神里全都是鄙夷和嘲讽。
「说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要钱吗?
一天到晚在家玩,还要花那么多钱。」
他说。

33岁–男
终于熬到孩子上幼儿园了,
家里的开支依旧靠你一个人,
存款依旧不过四位数,
公司的客户很难缠,
生怕对付不好丢了工作,
家里的三张口就全指望现在的这份工作了。
媳妇今天突然在家里打扮起来,
并且提出了每月加生活费的要求,
工资每月不都是上缴给媳妇的么?
真是个不知足的女人。

35岁
孩子适应了幼儿园。
你找到了一份临时工作。
你的丈夫升职了。
一切都好像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然而,你在你丈夫衣领上,发现了一枚红唇印。
你们大吵了一架,
你指着丈夫骂他不要脸。
你丈夫说:她温柔懂事,你有什么?
恍惚间,你想起当年你们刚认识时,
他也是这么夸你的。
他说你真是温柔,说话都是轻轻柔柔的,
连和人争辩都不会呢。
你回忆了一下刚才的自己,
突然也陷入疑问。
我的温柔懂事呢?
……

最终,你们还是和好了。
你的父母劝,他的父母劝,你们的朋友都劝,
他们说:七年之痒嘛,他就是现在婚姻懈怠了,让他收收心就行,
他们说:男人嘛,总会有这么点心思的。你得忍忍。
他们说:别的女人再厉害,老婆也是你。没事的。
于是你就忍了。
因为还有人说:孩子不能没有爸爸。

40岁
你好像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突然迈入4字头了。
四十不惑,你真的突然对生活看得很开。
他发福的厉害,顶着一个大肚子。
眉眼里褪去了结婚时的清俊,
睡觉时的呼噜声倒是越发响了。
但竟然真的收了一点心,没再闹出太多的事。
但你也已经没有太在乎。
你只尽心地照顾着你的孩子。

45岁
分割线
孩子初中了。
到了叛逆期,对父母说话的方式变成了大喊大叫。
他高吼:我要自由!我要独立!你们别管我!
你端着水杯和果盘,
想靠近又不敢靠近。
看着这个漂亮的孩子,你有点想不通。
我从小养大的孩子,怎么突然就变得不一样了呢?
但你不敢去反驳他,
你甚至拦住了要去揍孩子的丈夫。
因为这个孩子,
是你最后的希望了。
你的人生是这样了,
你不希望你孩子的人生也变成这样的循环。
你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孩子的身上,
给予了更多的关心和关注。
于是你的孩子吼得更大声了。

47岁
孩子到了高中,开始住校。
你想念孩子,给他打电话。
他嗯嗯啊啊哦地应着,
在一分钟之内挂了电话。
你看着黑下来的手机,
和身边背对着你打呼的丈夫。
发了一会的呆。

48岁
孩子要高考了。
你比他还要紧张,每天给他准备吃喝。
替他提心吊胆,受着孩子的排斥照顾他。
高考后,你期待他填一个离家近,
安稳,好找工作的志愿。
孩子“砰”地关上了门,填下了千里之外,
一个有趣,却并不那么热门的专业。
你气得直跺脚,最终却只能长叹一口气。
替他准备好了行李。

50岁
你的身体慢慢地变差。
远方的孩子打来电话,他说想家。
你一听就流泪了。
却强装出笑的声音,
说,那妈等你回来。
然后你跟孩子说了邻居家的狗生小崽,
说了隔壁的姑娘出嫁了,
说了对面的房子要拆迁,还像往常一样抱怨了他
爸爸的一种种的臭毛病。
孩子听着听着,笑了起来。
他说:好,妈。我放假就回去看看。
你松了一口气,挂上电话,
看见丈夫也正支愣着耳朵听得起劲,
被发现了,才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地别过头去看电视,
你看得想笑,就问他:也是想孩子了?
他涨着脸说:哪有!胡说!
然后扭头回了房间。
你笑出了声。
然后你看着他别扭的背影,
发胖的身子,泛白的头发。
发现你们都老了。

55岁
孩子毕业了,一时难以找到工作。
他漂泊在外,有忧愁,有懊恼,有苦闷。
再次打来了电话。
这一次,你没有再阻止他。
你说,孩子,去做你想做的。
你说,妈就在家。再困难的时候,你都还有家。
孩子很高兴,于是留在了那个地方。
慢慢慢慢地往上攀爬。
你看着他的工作慢慢进入正轨,
看着他越来越好。
你很高兴。
只是他越来越忙,却不能常回家。
于是你和丈夫坐在沙发上,
守着空空荡荡的房子。
等着一年归家两次的孩子。

60岁
孩子也结婚了。
新娘是一个美丽的姑娘。
雪白的皮肤,黑亮的长发,
笑起来还有酒窝,很温柔。
温柔到,你甚至以为见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她说:妈,喝茶。
你接过茶,拍着姑娘的手,递上一个红包。
你希望她能一直这么温柔。
儿子和媳妇一起搬了出去,有了自己的家。
丈夫退休了,没事就出门打牌,下棋,也不常回家。
家里一下子空寂下来,
你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回忆过去的三十年,
你的人生里只有孩子和丈夫。

61岁
你开始跟着小区里的邻居去跳广场舞。
大型的喇叭里放了那些,被年轻人笑话的音乐。
你还有点不知道从哪入手,但很快,就被拉进了人群。
楼上的大姐对你说:你刚来吧?没事,跟着我们动就行。
大姐的嗓门响亮,很热情地拉着你一起跳。
你跟着她,一点点融入了队伍。
你们都是附近的女人,
都是孩子不在身边,丈夫自己忙着的。
于是你们相约,以后都一起来跳跳舞,聊聊天。
这段时间你过得挺快乐,
你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来广场跳舞了。
这句话怎么说来着?
他们跳的不是舞,是寂寞。

62岁
儿子的孩子诞生了。
他们都太忙了,也没有经验。兵荒马乱,
手足无措中,儿子拨通了你的电话。
他说妈,帮我们带一下孩子吧。
当年你的婆婆并没有帮你太多。
但是今天,你儿子的一句话,还是让你无从拒绝。
一句话,把你拉回了那最痛苦的一年。
区别就是这次,
你是用奶瓶小心地给孩子喂奶。

70岁
孩子的孩子也长大了。
你彻底老了。
头发花白,跳不动舞了。

75岁
你躺在病床上,身边围满了人,
大家都在哭。
他们说,你是好女儿,你是好妻子,
你是好母亲。你是个好人。
你闭着眼睛,呼吸都很困难了。你知道自己快死了。
但你依旧听清了这些话。你有点茫然。

好女儿?
是说你为了让妈妈安心点,不再唠叨点,
就随便嫁人算了吗?

好妻子?
是说你丈夫出轨了,也能忍下来的事吗?

好母亲?
是说你知道自己的人生就这样了,
于是把压力都施加孩子,
还是说你为了孩子,放弃你喜欢的生活呢?

这样,
就是个好人?

此时你的眼前闪过了很多东西。

高中操场上的白衣少年,
十七岁飞扬的裙摆,
和好友手拉着手逛遍商场时的大笑……

许多许多画面在这一瞬间出现,
揉搓,混合在了一起。
你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手脚飞快的冰冷。

身边的哭号声一下子大了起来。

在意识消失前,
你只来得及想最后一个问题:
我愿意当一个好人吗?

墨迹晕染分割线

一觉醒来,你发现自己回到了23岁。

你妈问你:怎么还没男朋友?

你说:嘻嘻

然后你拉黑了你妈

……

写在三十三的雨夜

外面的确是在下着雨的,淅淅沥沥的,忘了说了,这是昆明的雨季。

bj貌似也进入雨季了,偶尔回去出差,发现原来bj的空气开始有些清新了,心理作用吧。
坐在bj的地铁上,发现镜中的自己略显中年发福的面孔,感觉有些突兀。

周围的那些鲜活的面孔,大多都是90后的新一代涌入者吧。
这座城市是属于年轻人的。

依旧一个人看电影,吃呷哺,吃永和,一如十年前一样。
或许生活又变成是,携妻,带子,背着甲壳在城市中前行。
选择不同,已然迈过了那个分叉口。

很多时候城市的大小,决定了城市中人口的多少,路的宽窄也决定了人的视野的宽窄。
小富即安的人们继续过着惬意的日子,奔走追求的人们力图不忘初心的继续前行,各自选择的生活,多样而又无可厚非。

思绪总是荡漾在空与满之间,无法做到空寂。
世俗本真的去体会各种滋味,尝试各种姿态,可惜可供的选择太少。
真正的富裕,是有富余的能力去做更多的选择,而无需诸多忌惮。

困住自身的到底是环境还是思想,
所以大肆宣扬的,是那些无畏而果敢的人们。
代价是惨烈的。

自省常思,多回忆,少憧憬,缺希冀
或许才是真正开始老去的象征,
愿初心不改,水波不惊,勃然一身。

窗外雨下得大了些,哗哗击打落叶,有码为伴,胜幸。

共享经济—改变你我的生活

最近的共享单车,切切实实的进入到了昆明这座小城市,大街小巷里各处都能看到共享单车的身影,于是共享单车也成为了一个新的时尚。

原来的运动自行车出门,基本上是人不离车,车不离人。现在的共享单车基本上随取随停,方便至极。果断造福了我这样一个喜欢骑车的人群。尤其是在昆明这样一个城市不大,气候怡人的城市,骑自行车是再惬意不过的事情了。

注册了ofo与摩拜单车,之后由于感觉摩拜的车太沉,并且座位无法调整高度,用户体验极差,而瞬间卸载了摩拜的坑,只有等他们后期更新新版本的单车了。话说尼玛共享单车最重要的还是骑行的体验啊。

ofo感觉要好很多,可惜为了保持车辆的轻便性,车辆上面没有gps,密码是固定的,造成了各种找车困难,以及钻费用空子的问题。其实大部分的人群的整体素质还没有达到产品设计的预期,培养客户习惯估计需要话费掉大量的人力物力,基本也就是赔本的状态。

其实押金和一小时一块的计费基本上是血本无归的,但是对于我们互联网的企业,盈利的模式远比收费盈利要多很多,滴滴这样排挤了uber而开始剪羊毛的企业,根本就不懂共享经济下的互联网企业怎么玩,还以为是出租车要从乘车费里面去赚取利润,亦或是靠司机的资金池来滚钱的方式啊。估计uber的运营看完后都得笑死。

新互联网环境下的企业,由于分享和共享资源,可以衍生和覆盖的范围怎么来看都是可怕的,由于有科技手段的支撑,其迭代更新速度,以及满足用户需求的能力,非一般的传统企业可以比拟。于是你发现,卖二手车的开始做金融了,搞搜索引擎的开始做医疗了,做网站的开始养猪了。

所以说,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远不再是传统的租赁付费的方式,当其占据了人们出行的最后几公里的市场,能量将是恐怖的。试想,以后快递都是同一个小区的邻居给你秒送过来的,会不会很开心?买菜都可以让附近的人给你捎带了,是不是也很开心,当然,1,3,5的2,4,6嘛。尤其是可以不用11路而用两个轮子了,对于各种小城市,1个小时路程基本全覆盖了。

但是同样带来的疑惑就是运维整个系统,包含维修,跟踪,保养的能力,机械物品属于磨损件,需要专人时常维护保养,如果运维能力跟不上,用户体验将会大打折扣,所以共享单车拼的应该就是运维的能力了。街头各种坏掉的共享单车比比皆是,也是让人哭笑不得。

so,其实大多共享经济,都还在萌芽的用户习惯培养阶段吧,运维将是胜出的关键因素。

要相信,共享而不是封闭将改变人们的生活,历史的演化应该大致是如此的。

望滇楼

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浮生经年,叹冬日鸥鸟迁回。
孤影行行,观众生聚乐离悲。